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長相思兮長相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朝著心靈空虛處前進  

2015-03-04 11:57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昨日已去,時光不再停留。我眺望昨日,發覺心並沒有快樂多少,那些憂傷就像傳染病毒,日甚一日,分秒必爭。憂傷如螞蟻不停得撕咬著我的空靈,滲入骨髓,令人無從自拔。更像進入了幽靜而深遠的密林,視線都感覺到了寂寞,皮膚也感覺到了寒徹,腳底聽的見無助。我真想大哭一場,就像一個傻孩子,咧開著嘴巴,咧開著心靈,咧開孤獨的詩情,鋪滿整個眼簾,飛起九重天驚醒許多綠色,抖顫著露珠和寒霜,與我共舞。

足跡一步步,迷路在心靈的深處。那是久遠沒有開發的靈魂境地,那兒雜草重生,蚊蠅卻無。多想有幾只蚊蠅吵嚷幾聲,也可以略顯得熱鬧。何曾想到,心靈深處退化到了洪荒,如何知曉昆蟲是何物呢?身體外面的是幽冷,身體裏面也是幽冷。血液汩汩流動得似乎是藍色,而不是熾熱的紅色了。我摸摸心臟處,那兒不曾跳動,只能緩緩流動,我好奇得看著自己,我不可憐自己,只能換來微微得歎息。什麼時候,我成了一具心事重重的肉體呢?

遠方一線空明,我只有繼續走著,但願那一線天可以讓擠著出去,就算變形了也行。靈魂微冷,至少不會全部冷卻,如果無法湧動,只好改成清波淼淼了。

腳步越來越沉,那是我的憂傷在作怪,我無法逃離自己的憂傷,就像魚兒無法逃離水面,牛羊離不開草原,鳥兒離不開天空。我的心註定要悲傷下去,為何如此?難不成我就是一個心靈寂寞的棄兒?

遙望生父已離我而去,我的笑容就被他帶走了一半,還有一半正在與憂愁結伴,中和,變得不喜不憂,不苟言笑,快樂之門關閉上鎖在2014,昨日遺失那把開啟快樂的鑰匙,只能眼睜睜得看著那把心靈大鎖逐漸鏽跡斑斑,閃爍著紅色的光輝,不遠處的我只能默默注視著一切,提不出絲毫勇氣撫摸那把禁錮的大鎖。

2015,我的心靈懶洋洋而來,始終沒有力量跨過那一道坎,只能將肉體強行搬運了過去,空留下不堪回首的靈魂,獨自哭泣。與之相攜的還有養父的靈魂,他靜靜得躺在病床上,目光呆滯如遊神,頭髮乾枯得如野草,皮膚瘦黃得似牛皮紙,剩下的是那一縷縷的呼吸隔絕著人間的煙火不斷得徘徊在人間,久久不舍,不舍得離去。

人間多美好,親情多美好,有誰能拉的住天邊的夕陽,將它裹挾在山頂,任由天不黑,地不暗呢?眼睛是心靈的窗口,那是滴溜溜地轉動地時候,如若眼睛一片灰濛濛地如同下雨前的天空。心靈的窗口就會久久關閉,或許不會打開。天灰濛濛時候會過去的,待到日頭高照之時,一扇扇窗戶都會推開,迎來漫天的朝霞,多美的時刻,人人嚮往。灰濛濛的眼睛就會永遠閉上,不能再度打開那窗戶迎候美麗的時光,或許此時生命就如油燈耗盡,勉強流下兩行濁淚,形同枯槁。

多麼眷戀人世間的繁華,多麼想再看看美麗的山景,多麼想再活幾年,哪怕是三個月,養父常常這麼說的,說的時候,他的心中無限悲涼,講的時候他很清爽,此刻的他沒有力氣說這一句話了。他的喉嚨裏堵塞了一些令他無法說話的東西,他只好咕咕咕地坑著氣,宛如頂撞熱水瓶塞的開水。就憑著這麼一點兒氣力是無法救活自己的,作為兒子的我也只好搖頭歎息。

今夜無眠,眠者當然是父親。他每時每刻都在沉眠,亦不知道他的腦袋裏還在思念什麼?他是否恐懼著死神的降臨,他的大腦溝回裏是否演繹著奈何橋邊的忘川水?也許是無法釋懷呢?

朝著心靈空虛處前進,我自是沒有對他做什麼?只有在心中感慨傷懷,輕輕地掩上家門,我離開了他,我的心兒還在掛念著他,腳步卻漸行漸遠。來到田野將腳步淹沒在新綠和枯黃間。那枯黃是他吧!新綠呢?當然不是我,又究竟是誰呢?新綠多耀眼,枯黃多傷情啊!風景雖好,我獨獨屬於這風景,風景何時走進了我的心間?淌過了小溪,那歡快的皺面,瞬間恢復了平靜的水面,它似乎沒有任何情感,時而將的影子捉弄,時而跑出去很遠,並不在乎我的來臨。我是多餘的罷了。呆呆地彎著那一灣逝水,我恍然發覺,人的生命就如那水,無論你如何挽留,它都要遠去的,牢牢地抓在手心,它會滑過指縫,空留下一絲冰涼和遺憾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